<strike id="q97yw"></strike>

      <tbody id="q97yw"></tbody>

      <li id="q97yw"></li>
    1. <tbody id="q97yw"></tbody>

      1. <button id="q97yw"><object id="q97yw"></object></button>

        <dd id="q97yw"><optgroup id="q97yw"></optgroup></dd>
          我已授權

          注冊

          11萬億信托風險潛行 違約之勢將向機械等多個產業蔓延

          2014-08-18 14:38:00 證券市場周刊  楊練

            楊練/文

            2014年注定是信托業風險的集中爆發年。年初伊始,中誠信托“誠至金開1號”兌付風波鬧得紛紛擾擾、混沌不堪之際,當人們都認為信托業第一個打破剛性兌付的案例非其莫屬之時,最后關頭卻以突然現身的第三方接盤、避免違約的形式戛然收場。金融市場的風云變幻令人嘆為觀止,但這種人為干預的結局未必能給風雨飄搖中的信托業帶來持續的幸運。

            中誠信托事件最大的意義在于,它揭開了正疾速前行、有剛性兌付做后盾、貌似強壯的信托業脆弱的一面,盡管這種脆弱已經出現零星爆發的風險,但因為有一種強大的未知力量的支撐,人們預期中的信托業的崩盤和系統性危機并未真正來臨。盡管剛性兌付兜底保障的幻象迷住了人眼,但仍無法阻止風險在看不見的地下醞釀積蓄;星星之火般爆發的風險雖暫未徹底掀翻多米諾牌局,但卻能改變大家對信托業的重新認識和未來預期。

            毋庸置疑,如今的信托業已經把自己和宏觀經濟的周期性特征緊緊捆在一起,這在當前可能并不是好事。如果說流動性和信貸波動是2014年中國經濟不得不面對的最大風險,那么,決策層為了實現年初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將會不遺余力地保證適度流動性增長,包括信貸增長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長,但現在的問題是,實現這一結果的過程或許會面臨諸多反復和不確定性的挑戰。

            起初的信貸和后來的社融數據一直是中國資本市場觀察和預測流動性趨勢的重要指標,流動性的波動會讓投資者因融資成本上升致使企業收入下降、盈利下行而憂心忡忡,包括信托產品在內的各種信用風險事件的不時爆發,會在無形中給投資者傳遞一些負面的信息,并使其糾結于對金融體系是否會暴露出系統性風險、經濟增長是否會更下一個臺階的擔憂之中。盡管短期看不到系統性風險發生的可能性,但這種負面情緒會影響投資者的預期和行為,并對其投資決策和風險偏好產生一定程度的抑制作用。

            如今,悲觀已不僅僅只是一種個體情緒的表現,甚至悄然延伸至一些機構的理性觀點中。7月2日,瑞銀發布2014年經濟展望,悲觀之情一覽無余。瑞銀認為,中國經濟下行風險仍然很大,不敢太樂觀,房地產是最大的風險所在。而中國房地產面對的都是結構性風險,包括2014年大規模信托產品到期、監管機構加強影子銀行的治理,以及房地產業去產能等。

            據瑞銀不完全統計,中國上半年信托違約總額約630億元,2014年全年有約3萬億至4萬億元的信托產品到期,其中約600億元投向的是房地產。由于中國經濟受房地產相關行業的拖累,2014年下半年,違約之勢將繼續蔓延,且違約的行業將從房地產業延伸至機械、有色金屬、互聯網金融等板塊,涉及的地域將向全國擴張。

            監管隨風險不斷升級

            7月以來,看上去風平浪靜的信托業暗潮涌動,最突出的表現就是監管層動作頻頻,且力度頗大。下半年信托產品將迎來持續的集中兌付潮,由于過去幾年信托業超乎尋常的發展,目前已達11萬億元的總資產規模,使得全行業都將承受不小的兌付壓力。因此,信托行業兌付風險問題引起監管層的密切關注應在意料之中。

            據報道,在銀監會近日召開的內部會議中,監管層異乎尋常地提示了信托公司的風險,并通報了三家信托公司風險嚴重、八家信托公司風險大。被點名的三家風險較為嚴重的信托公司是中信信托、華融信托和新華信托,三家公司在短期時點上出現了風險資產高于凈資產的現象。其中,新華信托高風險資產規模達100多億元。其年報顯示,截至2013年年底,新華信托管理信托資產1659億元,比年初增加約700億元。除這三家信托公司外,被點名的還有金谷信托、安信信托(600816,股吧)、中原信托、長安信托、陜國投信托、中泰信托、中江信托和五礦信托,其中七家信托公司的風險資產超過凈資產的50%。風險資產以能源和礦產類項目居多。據了解,行業目前總體上報的風險資產超過700億元,其中高風險資產超過500億元。

            銀監會直接點名多家信托公司明確提示風險,這在信托業監管上還是首次,它隱含的意思是,如果按照現有行業潛規則予以剛性兌付,則上述11家公司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高風險項目,雖不至于引發行業性危機,但是若未處置好,則不但會爆發新的信托風險事件,甚至影響相關公司的正常經營。

            不會引發行業性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銀監會此次提示風險、判斷風險水平所用的“風險資產”概念,它是指各家公司上報的有問題的信托計劃規模,不能等同于不良資產,而是指可能出現風險的項目。因為實際上絕大多數信托項目到期后,都是可以通過重組和資產處置等手段,在合同約定的兌付日之后消化掉大部分風險。

            2013年以來,信托公司兌付危機事件不斷涌現,市場也不斷預期打破剛性兌付的第一個案例現身,但最終結局都是有驚無險,以不同手段和形式獲得實質上的剛性兌付。7月底,中誠信托“誠至金開2號”延續“誠至金開1號”命運進入延期兌付,目前正在等待資產重組。早在年初,“誠至金開1號”被市場認為是“打破到期剛性兌付”第一單,但最終涉險上岸,未遂市場心愿;如今,“誠至金開2號”兌付延期又如法炮制,最終是否會實質違約,只能拭目以待。

            除了信托業直接監管機構的提示風險外,還有外部監督機關審計署的強勢介入也頗引人注目。隨著日前審計署陸續公布多家央企2012年財務收支審計結果,華潤信托、昆侖信托及中投信托因不規范行為被點名,其中涉嫌違規項目超60億元,主要涉及地產項目以及銀行間債券市場業務。

            華潤集團審計報告顯示,2012年7月至2013年4月,華潤信托設立23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信托項目,在交易中涉嫌違規變相開展債券正回購和逆回購業務,涉及資金達40.98億元。此外,華潤信托違規以員工名義設立深圳市眾易實業公司,且未將其納入合并報表;至2012年末,該公司資產為2.6億元;同時華潤信托對財務顧問費、投資顧問費等未制定相關規定,存在無統一標準等問題。昆侖信托也因2010-2013年期間其合伙企業的執行合伙人虛列咨詢費支出2700萬元而被通報;2011-2012年,昆侖信托和中油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在信托計劃中還代為承擔784.83萬元投資損失風險。

            需要關注的是,華潤信托兩個信托項目共15億元用于流動資金貸款,存在監管不嚴的問題,其中13億元被借款人挪用于土地一級開發、房地產開發等;一個信托項目募集資金10億元違規用于向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貸款。而中投信托同樣因房地產信托項目不規范而被點名,審計結果顯示,自2011年以來,中投信托為“四證”(國有土地使用證、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及建筑工程施工許可證)不全房地產項目發行信托計劃融資9.49億元,其中2012年發生3.49億元。

            雖然被點名的僅有三家信托公司,但在68家信托公司大部分都不是上市公司,沒有完整的信息披露制度的前提下,審計署公布的報告至少讓投資者了解到一個信用風險事件的發生不是無緣無故的,它肯定與信托公司內部經營的不規范甚至違規行為有關。審計署此次雖然只公布了三家信托公司的違規行為,但可以肯定的是,上述違規行為在信托行業絕非個別現象,尤其在前幾年超常規發展的情況下,藏而未露的風險應該不在少數,否則也不會從2013年開始不斷有信托兌付事件發生,隨著時間的推移,未來會爆發更多類似的風險事件。

            這并非毫無根據的危言聳聽,除了總體經濟形勢的不景氣導致相關行業風險系數不斷加大,進而對信托業造成負面影響以外,從此次審計署具體審計情況的分析也可見端倪。此次審計對象僅限于央企,而在68家信托公司中央企僅占少數,其他眾多信托公司并未被納入此次審計。此外,相對而言,央企的管理和監管比較嚴格,還無法避免上述各種違規行為,對于那些管理水平較低、監管控制較弱的中小信托公司來說,其違規行為的程度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在風險事件頻發、信息溝通不暢的情形下,加強對信托公司內部經營管理的規范顯得尤為必要。

            規范的日趨嚴格,往往與愈演愈烈的風險相伴而生。根據了解,《信托公司監管評級與分類監管指引》(下稱“《監管指引》”)新規正在醞釀之中,這也是此前市場傳言的最新版信托公司評級制度,修訂工作正在緊鑼密鼓進行,監管層的態度亦是步步緊逼,這是四年來銀監會對信托公司分級監管辦法的首次調整。根據報道,最新的《監管指引》不僅將樹立新規,重新對68家信托公司進行監管評級分類,并將就此對不同的公司實行差異化的牌照制度。也就是說,評級將與業務范圍直接掛鉤,信托牌照將變為“有限”。

            表面上看,《監管指引》的適時修訂工作是落實銀監會關于信托行業治理體系的“八項意見”的正常舉措,但它引入新的評級體系和評級分類制度后,將對信托公司的規范發展產生重要作用。新的評級體系將改變以前信托公司內部管理無規可循的混亂局面,并成為信托公司經營發展的參照系和指揮棒。為獲取較好的評級,信托公司必須提高自身經營的軟硬件水平以適應評級要求,進而達到監管層規范信托公司發展、提高經營水平和風險控制水平的目的。而評級分類就是監管層意圖把信托公司風險控制機制納入規范化、制度化監管思路的集中體現,從這個角度看,評級分類即是按一定評價標準將信托公司進行風險分類的監管制度。信托公司實行差異化的牌照制度,意味著評級低資質差、管理水平低的信托公司將隔絕風險高的業務項目,這能最大程度控制信用風險爆發的范圍和概率,進而降低全行業的整體風險水平。

            此外,評級分類和差異化牌照制度的引進,也在信托行業引入了競爭機制,在規則相同的前提下,競爭機制引入的結果可想而知,高評級公司意味著好的管理水平、較大的資產規模和良好的資質,這自然會增強公司的信譽,進而吸引更多的資源和客戶,而低評級公司則是另一番景象,業務領域和經營能力受限,市場份額和資產規模縮小,最終形成強者恒強的局面,加大行業內部兼并重組的機會,形成競爭格局的重新洗牌和優化。在這樣一個良性發展過程中,信用風險自然也會被有效控制。

          (責任編輯: HN666)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免费一级黄片